公立醫院的收入要與賣藥脫鉤,多開藥的手要用制度按住,醫生的收入應有適應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保證
  在我國,僅是因為濫用抗生素,每年就導致8萬人死亡。
  藥品因何濫用成災?很簡單:藥費收入占到很多醫院收入的一半以上。醫生開藥肩負醫院的創收任務;自己的收入也跟開藥掛鉤。所以,逢病多開藥、小病大開藥,屢有發生。
  這是一種機制性的問題,板子不能打在醫生身上。光從個人醫德角度找,難以解決問題。
  治住濫開藥,首先得治住醫院。醫改的硬骨頭——破除以藥補醫、取消藥品加成,還要抓緊啃下來。公立醫院的收入,應該儘快與“藥”撇開關係。收支出現差額,該由服務收費和財政補助來彌補。在北京等地的公立醫院改革試點中,醫院藥品不加價,藥品收入缺口由醫事服務費來彌補,就是一種很好的探索。長遠來看,切斷醫院運行和藥品銷售之間的關係,還要讓醫院與藥房分開。
  治住濫開藥,還要管住醫生。開藥要監督,處方要審核。比如,重慶市西南醫院讓醫生領的“開藥駕照”,在醫院推廣的診療指南和臨床路徑,效果都還不錯。另外,要在制度上確立藥師的權限,建立有權有責的藥師隊伍,形成醫師、藥師相互制衡的體系,把多開藥的手按住。
  此外,還要警惕一種變相開藥手段。衛生部門考核醫院時有硬指標,比如,藥占比不能突破45%,藥費超過這個比例就碰了紅線。一些醫院為了規避,藥開多後,檢查也跟著增加,以降低比例。這要求管理部門要改進監管方式,保證監管力度。對於濫開藥的獎懲不能高舉輕放。比如,醫生收受回扣,處理不能輕描淡寫,送回扣的藥企也應該受到處罰。
  做了減法,還要做好加法。改變醫生“靠藥吃藥”的制度設定後,靠技術、服務吃飯的新機制要跟上。今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提到破除以藥補醫,也提出了要健全醫務人員等適應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。醫改離不開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,既想馬兒跑,又想馬兒不吃草,實際上是不可能實現的。醫務人員靠正常路徑獲得較體面收入、體現勞動價值,才能除掉濫開藥的根子。  (原標題:按住濫開藥的手(民生觀))
創作者介紹

法國婚紗

qc60qcmtl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